60军起义被告发, 同在长春的新7军为何不阻止

其中,暂编56师原是抗战胜利后收编的伪满部队,暂编61师是由地方保安团混编而成,这两个师的兵力也仅7000余人,战斗力很弱。

因此,偌大的新7军里只有新38师的1万多人可以指望,很难与早有防备的第60军对抗。

2019中俄青年篮球友谊赛在长春市拉开帷幕

官兵丧失斗志早在1948年3月,东北野战军收复永吉(今吉林)、攻克四平后,长春就成为一座孤城。

1948年6月,东北野战军组建以萧劲光为司令员的第一前线围城指挥所,开始对长春采取“久困长围、政治攻势、经济斗争”的策略。

到第60军起义前夕,长春已经被围困了4个多月,守军一开始每天还有4两大豆;进入8月份,除了新38师每天有几两高粱米和大豆,其余部队只能每天熬菜汤维持生命。

长期的围困和粮食短缺,严重影响了新7军的士气和战斗力。

10月3日,郑洞国下令“拼死向沈阳突围”,新38师向长春西郊突击仅两个小时就被打了回来。

新7军军长李鸿甚至悲观的说:“连新38师都靠不住了,现在是师长有师长的打算,士兵有士兵的想法。

现在圈在城里,还能这样守着;出去,也就散了!”。

王健林子祖籍王健林在长春投资 图-1

最终,随着第60军的起义,新7军不但没有出兵组织,反而在数天后全体放下武器,向东北野战军投诚。

王健林子祖籍王健林在长春投资 图-2

1948年10月17日,困守长春的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向全国发出起义通电,随后第60军的3个师陆续出城,将自己负责防守的半个长春城区转交东北野战军。

当时,长春城里除了60军以外,还驻扎着新7军,其辖下有滇缅战场上大放异彩的新38师,但无论新7军还是新38师,自始至终并未阻止60军的起义和换防。

王健林子祖籍王健林在长春投资 图-3

第60军早有防备早在60军起义前的16日下午,该军暂编52师副师长欧阳午就向当时的长春守军最高指挥官、东北“剿总”副总司令郑洞国打了电话。

可惜,这个暂编52师本就是派去监视和掣肘曾泽生的,经常打曾泽生等云南籍将领的小报告。

此次郑洞国依然认为这是第60军的内部矛盾,是欧阳午在故意夸大其词,因此并未在意。

就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,第60军完成了对新7军的防御部署。

这两个军本就分别部署在长春的东西两边,以市中心的中正大街为界,由于中央军与杂牌军的隔阂,双方提前在中正大街分界线上设置了岗哨、拉起了警戒线,因此第60军调动兵力的时候并未引起新7军注意,等16日深夜发现情况不对时,为时已晚。

王健林子祖籍王健林在长春投资 图-4

新7军自顾不暇第60军虽然是杂牌,却是由云南省主席龙云麾下战斗力最强的6个旅整编而成,而且成立于1937年9月,几乎全程参加了8年抗战,久经战火考验。

该军的184师虽然被暂编52师所代替,但剩余的182师和暂编21师仍有约2万兵力,而且从军官到士兵都是云南人,进入东北战场以后长期被当做炮灰使用,因此凝聚力极强。

新7军虽然有3万左右的兵力。

但除了新38师以外,另外两个师暂编56师、暂编61师都是滥竽充数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